首页 > 文化 > 正文

《梦游女》:德弗洛打造19世纪瑞士小山村


更新日期:2018-08-10 08:22:58来源:网络点击:100097
李里,李野萍,林之鹤,林郑月娥简历,

贝里尼的浪漫歌剧《梦游女》讲述了19世纪欧洲风靡的“梦游”。8月28日至9月2日,由国家大剧院制作的歌剧《梦游女》即将登台。该剧由曾经在大剧院导演《纳布科》和《玫瑰骑士》的著名导演吉尔伯特·德弗洛担任。我国著名女高音歌唱家迪里拜尔和意大利歌唱家罗莎·费奥拉共同出演阿米娜,为观众轮番唱响“今天为我阳光灿烂”“戴上忠诚相爱的戒指”“我心中充满喜悦”等经典重唱和咏叹调。导演吉伯尔特·德弗洛昨天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这部歌剧为观众展现出歌剧原本表现的时代背景和音乐状态。”

德弗洛告诉北青报记者:“作曲家贝里尼创作整部歌剧的音乐仅用了两个月时间。这部作品深受当时流行的浪漫主义思潮影响,展现了19世纪欧洲风靡的一个现象——以弗洛伊德为代表阐释的‘梦游症’现象。当时,弗洛伊德在《梦的解析》一书中也解释了这一现象。在《梦游女》中,我不会在舞台上出现小汽车等当代的社会环境,因为它与歌剧的背景不融合。这部歌剧发生在瑞士偏僻的小山村,我们将真实地再现那个时代的情景。舞台上出现的半圆如同穹顶,舞台深处将出现地平线,前面是萨利的小旅店,萨利因为阿米娜抢走了她的爱人而闷闷不乐。随着剧情的变换,阿米娜梦游,走进了山村的雪景中。布景时而能看到挂在天上的月亮,也能看到漫山遍野的积雪。当然,阿米娜并不是悲剧人物,最后得到了美好的结局。”

迪里拜尔告诉北青报记者:“我唱过无数花腔女高音的角色,但就是错过了阿米娜。我很年轻的时候在荷兰唱过《梦游女》中的萨利,是音乐会版本,但没有唱过阿米娜。这次大剧院给了我这样的机会,也是送给我60岁生日的礼物。从国家大剧院开幕两周年演出国产歌剧《乡村女教师》起,我开始在国内演出歌剧。大剧院的发展也让我们可以在国内演出更好的歌剧。”此次担任指挥的是以热情著称的著名指挥家丹尼尔·欧伦,对于《梦游女》这部典型的意大利风格的歌剧,欧伦的指挥也令人期待。


相关:

全新索纳塔插电混动车型上市 百公里油耗1.3L汽车讯 2018年8月7日,北京现代全新索纳塔插电混动车型于杭州正式上市。新车纯电续航达到75公里,官方百公里油耗为1.3L,搭载2.0L自然吸气发动机、电机和三元锂离子电池组成的插电式混动系统。 外观方面,全新索纳塔插电混动车型与燃油版车型基本一致,只是在细节上有所不同。左前翼子板上增加了充电接口,车尾采用了隐藏式排气管,并贴有plug-in标识。配置方面,全系标配外后视镜电动折叠、大灯延时关闭,中高配车型将配备LED头灯组以及LED日间行车灯,全景电动天窗等配置。 内饰方面,新车沿用了现款车型的设计风格,颜色采用黑棕拼色,四辐式多功能方向盘及中控台布局的造型..

新作评介:语言的温度和文学的广度第一次见白舒荣老师是在一次海外华文文学研讨会上,每一位作家的发言都会提到自己作品的知遇者白老师,而她安然、优雅又低调,对我来说犹如一个“文学”之谜:她以怎样的方式发现了海外华文作家的文字?以怎样的情怀推动他们在大陆的传播?又是怎样的热诚让她几十年如一日深爱着海外华文文学这方“边缘”之土? 阅读她的评论文章,我才恍然,她对文学和方块字的珍爱,不仅仅是一个职业编辑者的敏锐和工作习性,更源于她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理想:这个“中国20世纪五六十年代理想主义教育培养成长起来的文化人,自觉不自觉总肩负着一种使命感”,在她看来,“作为母语国,理..

两千年前的素纱单衣何以身轻如烟霞夏日炎炎,谁不想拥有一件轻逸薄凉的单衣?早在2000年前,我们的先人就曾经织成过通身重量还不足50克的素纱单衣。 薄如蝉翼、轻若烟霞——这是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国宝“素纱单衣”给人留下的最初印象。墓主轪侯利仓夫人辛追,下葬约在西汉初期,距今2000多年的墓葬中出土的大量精美的纺织品,改变了人们对于中国纺织史的认知,为我们打开了一扇认知过去的大门。 马王堆一号汉墓作为西汉服饰文化之宝库,一共曾出土3件单衣。除了出土时保存较好的标号为329—6号的直裾素纱单衣外,另有329—5号曲裾素纱单衣与一件白绢单衣。按照文献记载,不挂衬里的单袍称作“襌衣”,《说..

相关热词搜索:李里,李野萍,林之鹤,林郑月娥简历,

上一篇: 综艺节目炒情怀 炒变了味儿
下一篇: 留给读者的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