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正文

红楼公共藏书楼 昔日老影院 今天藏书楼


更新日期:2018-09-14 10:12:53来源:网络点击:145622
冬暖花会开,冬月枫种子,习网,习龙生,

对很多工作生活在北京的读者来说,位于西城区西四的红楼电影院承载着太多关于电影的美好文化记忆。红楼始建于上世纪30年代,原为红楼球社,1945年11月20日改为红楼影院。这座具有七十多年历史的老字号影院,一度创造过不菲的业绩:它是北京市第一家宽银幕立体影院,更是那个年代最新中外影片首轮放映的最佳影院之一。2012年,因为建筑破损老旧,存在安全隐患,内部构造与设施无法满足公众观影体验要求,影院停止放映。

四年策划改造

当不少老影迷在依依不舍中与老电影院惜别之际,今年红楼电影院传来好消息:在经历了4年的策划改造后,红楼电影院以全新面貌与市民见面——升级为红楼公共藏书楼。在今年世界读书日,红楼公共藏书楼正式开启入藏模式,一个季度过去,今年7月23日,其正式敞开大门,欢迎每一位读者在其中享受阅读的快乐。

说到书店或者阅读复合空间,读者朋友都很熟悉了。那么何为公共藏书楼呢?这恐怕要引入一点历史知识:中国古代有着悠久的私人藏书楼的传统,据文献中记载,中国最早的私人藏书楼始于北魏,在此后的1500多年中,相继出现过几千座藏书楼,其中有一定影响的达1000多座。其中最为著名的,有收藏《四库全书》的紫禁城的文渊阁、圆明园的文源阁、盛京皇宫的文溯阁、避暑山庄的文津阁,称为“北四阁”,以及扬州天宁寺的文汇阁、镇江金山寺的文宗阁、杭州圣因寺的文澜阁,称为“南三阁”。

1896年,梁启超先生把公共图书馆概念引入中国,私人藏书楼渐成历史。历史流转,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公共图书馆事业蓬勃发展,以满足人民群众读书看报的基本文化需求。而今天的红楼公共藏书楼,则在“共享”时代之下走出一条新路。北京市西城区文化委员会产业科张元岭科长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红楼藏书楼的核心理念是众藏、共阅、分享,西城区文化委希冀开辟的这个复合型阅读空间能够集私人藏书楼、公共图书馆、实体书店功能于一身。

三大功能区域

8月份北青报记者前往红楼公共藏书楼探访时发现,这里确实别有一番天地:穿越一个近30米的阅读通道后,便进入了主体藏书区。藏书区在空间设计上保留了曾经电影院的空间风貌,约为2000平方米的空间四周布满了三层高高的书架,过去电影院的座位、台阶如今成为可以入座的阅读区。一层为共享图书区,图书来源为自采,图书可以阅览、借阅和购买。二层为借阅区,图书来源为个人(以作者为主)或机构捐赠或托管图书,可以阅览、借阅。三层为阅览区,图书来源为名家藏书,仅可阅览。据工作人员介绍,东楼及北侧区域是后台研究区,主要入藏知名专家学者的精选藏书和手稿,可以为相关的学术研究和创作出版提供个性化服务。

三种入藏方式

藏书楼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目前入藏图书方式分捐赠、托管和合作三种。

“捐赠是指依照《图书馆法》,由西城图书馆接受捐赠或委托藏书楼保管运行,供读者借阅,捐赠入藏的图书至少会在红楼放置5年,然后视情况永久入藏红楼或调拨其他公共图书馆。

托管则是指图书所有人将藏书存放在藏书楼,所有权还属于委托者,但可以供公众在红楼阅读或借阅,一期以5年为限,5年期满后根据托管者意愿,或延期托管、或永久托管、或转捐赠。”这位负责人强调,这是公共藏书楼的创新所在。

合作是指与出版发行机构合作,为藏书楼提供新书。这部分图书可借阅、可购买。读者可通过借阅、购买方式累积信用积分,享受免押金借阅福利。志愿者也可通过提供志愿服务换取积分的方式取得借阅权利。

手中的图书如何才能入藏?工作人员介绍说,读者朋友想要托管自己的图书,可先通过“红楼公共藏书楼”APP、微信公众号或电话预约,经过初筛后,藏书楼会安排专家对其进行评估,有价值且适合的书才会选入藏馆,入选图书以人文社科类为主。

6万册图书入藏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今年4月藏书楼开始接受入藏起,迄今已有不少知名学者和文化研究人员将自己的珍藏放入红楼公共藏书楼。首批藏书代表有李四光外孙女邹宗平、载涛之子金从政、沈家本曾孙沈厚铎、吴祖光女儿吴霜,以及梁思成的学生、著名建筑考古学专家杨鸿勋等。杨鸿勋所捐赠的书籍还特意挂牌为“杨鸿勋书屋”。截至2018年7月31日,红楼公共藏书楼接受的个人、机构的捐赠及托管已达26家,共捐赠及托管图书5.8万册。

“我们还设计了口述史采制工作室,”红楼公共藏书楼工作人员介绍,“未来将为入藏者及社会公众在个人口述录制、定制化出版和口述史制作时使用。此外,我们的藏书楼还可以提供各类讲座、报告、研讨、新书发布等阅读推广活动服务。”据了解,藏书楼目前不定期举办的读书会、讲座、新书发布、阅读沙龙等文化活动已经吸引了广大读者,截至2018年7月31日,这里已举办公益性讲座、阅读沙龙等活动24场,活动统计参与者达2500余人次。

“‘书香西城’建设实践中,西城区通过对 ‘居民共享’书香驿站成功案例的总结萌发了公共藏书楼的想法。”张元岭告诉记者,红楼公共藏书楼背后也是一次多方努力盘活一块文化空间的创新尝试:“政府提供公共空间,由社会机构运营,让沉睡于民间的个人藏书重新进入社会流通、激活藏书背后隐藏的人文价值,我们希望通过这种特色阅读空间社会化运营模式,为读者提供有温度、有质感及供需有效对接的优质高效阅读服务。”

红楼公共藏书楼地址:西城区西安门大街丙156号附近


相关:

招呼虽说初来咋到。 然必留言问好。 感觉此网不错。 建个空间闹闹。

有些事有些人“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乎?”子非我。又怎能知道我心中的伤。 有些事用语言来表达是很苍白的。它不能把心中的感觉道出万分之一。因此语言并不意味这一切。更因为是这样。我们的距离才更遥远。像天空与海平面的的距离。明明那么近却那么远。 有些事要经历过。才会有切身的体会。无论我说得有多么声泪俱下。楚楚动人。你对我最多也只不过是同情。同情是什么呢?只是弱者的专属品。没有人真正想要同情。同情过后。你忘得一干二净。活得逍遥快乐。而我有了一个永远不能好的伤疤。偶尔的不经意。还是会隐隐作痛。 有些人喜欢把自己关在安静沉默的圈子里。看花开花落几春风。云舒..

一个人的时间一个人的时间 叶子晋 一个人走的时候 并没有寂寞 我只是 静静的想念 我们走得远吗 还是我们都不愿回去 我们都不愿去回忆 那段貌似轰轰烈烈的日子 那时 我们平静的相拥着 我们在彼此的路上相互搀扶 没有让任何一个人跌倒在地 那时 我们相互仰望着 虽然我们的梦不一样 可我们也能为彼此喝彩 也许我们曾想要忘记 将过去忘记。彻底的忘记 可到了结果 唯一做到的就是根本无法忘记 于是我们又想要挽回些什么 却又不知道我们遗忘的是什么 又还有什么可以挽回 又让时间匆匆而过 我们想念的那些日子 天空飘着雨丝 灰蒙的雨丝 只是雨季太漫长 雨季中凄迷的雨 将我们的脸淋伤 心底留..

相关热词搜索:冬暖花会开,冬月枫种子,习网,习龙生,

上一篇: 心香一瓣桃花缘
下一篇: 母亲是种在心里的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