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正文

“歌唱北京”新作品音乐会唱响国家大剧院


更新日期:2018-10-12 08:39:10来源:网络点击:268080
98年抗洪,98年洪水,中国大学生论坛,中国次贷危机,

说到歌唱北京的作品,大家都会想到传唱多年的《我爱北京天安门》等耳熟能详的歌曲。如今有什么歌唱北京的新作?昨晚(11日),国家大剧院“歌唱北京”新作品音乐会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唱响,8首以歌颂北京为主题的歌曲迎来了世界首演。在著名指挥家、国家大剧院音乐艺术总监吕嘉的执棒下,金郑建、王凯、么红等12位艺术家及国家大剧院合唱团及管弦乐团共同带来了一场动听的音乐会,唱出了他们对北京深深的热爱。    

“歌唱北京”新作品音乐会由北京市委宣传部与国家大剧院联合主办,在国家大剧院的委约下,赵季平、印青、臧云飞、杨帆等作曲家创作了8首聚焦“新时代、新北京”主题的歌曲,风格各不相同。《我的北京》大气深情,《新新的北京》则十分激昂,朝气蓬勃。这首歌的创作者是曾写出《当兵的人》《珠穆朗玛》等知名歌曲的作曲家臧云飞,他在其中加了不少京腔京韵的表达。

本次音乐会的主题是“新时代、新北京”,8首歌曲中也有反映年轻人眼中的北京的作品,尹相涛作词、杨帆作曲的《以梦为马》就是代表。歌曲名来自海子的诗歌,一听就充满诗意。“少年,以梦为马 ,小小身影离开了家……我们快出发,莫负好年华,前程多广阔,以梦为马。”浪漫的音乐声中,男中音歌唱家刘嵩虎演唱得十分动情。一曲终了,音乐厅中不少年轻人激动地鼓起了掌,或许他们在北京拼搏奋斗的经历因歌声浮现脑海。    

“这首歌写的也是我们自己。”演出开始前,作曲家杨帆介绍,歌词创作者尹相涛是他的朋友,这首歌写的就是像他们这样在北京奋斗的“小小少年”。“我们也是从外地考学过来,在北京工作、奋斗。尹相涛的歌词中,有很多句子和我自己的感觉一拍即合,我就把这种感觉记下来,写成了歌。”杨帆说,北京就是他们这代年轻人实现梦想的地方,就像歌里唱的“莫负好年华”。

音乐会也吸引了不少著名歌唱家参加,女高音歌唱家么红就与女中音歌唱家董芳演唱了二重唱《北京圆舞曲》。一般印象里,么红是殿堂级的歌唱家,如今演唱的《北京圆舞曲》却音调亲和朗朗上口,听上几句就能哼出来。“既然是歌唱北京的作品,就要传得开,留得下,我这首歌很适合老百姓传唱。”么红对她唱的《北京圆舞曲》非常喜爱。

“北京是文化历史名城,老百姓就在文化和艺术之中享受生活,不信你起个大早,到各大公园里逛一逛,那里有非常热爱音乐、水平也很高的老百姓组织的合唱团。”么红特别希望自己唱的这首歌能得到老百姓的喜爱,能像《我爱北京天安门》一样流传开来。

在音乐会的下半场中,钢琴家袁芳与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共同呈现了由杜鸣心作曲的《北京颂》。杜鸣心年近九旬依然笔耕不辍,以自己源源不断的灵感讴歌着北京这座古老又充满朝气的城市。随后,由剧作家邹静之及作曲家孟卫东、唐建平共同创作的《北京大合唱》选段“玲珑塔”与“钟鼓楼”为音乐会画上圆满句号。《北京大合唱》以中轴线为内容,展现北京城历史人文、民情风俗,展示出了北京世界文化名城的鲜明烙印。据悉,这部完整作品预计将于2019年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上演。


相关:

生活很少在我们觉得合适的时候给我们想要的东西生活很少在我们觉得合适的时候给我们想要的东西。奇迹确实会发生但通常很不守时。我们行走于这个尘世间。不论世界多么荒诞怪谬。我们依然应当保守好自己的心。谨守那最初与自己的约定。不因乱世。而乱了自己的阵脚;不因疼痛。而麻木了自己的感觉;不因遭遇。而泯灭了自己的良善。 【大智若愚】1、智者满脸微笑。愚者冷若冰霜。2、智者记住别人的名字。愚者希望名字被记住。3、智者了解别人的心思。愚者表示自己的需要。4、智者善于倾听。愚者没有耐心。5.智者先... ..

青花手镯(15)上第二天。刚七点。卢松就来了。也刚好碰到开门去上班的依然:“卢松叔叔。早。” “你姑起了吗?”卢松轻轻的问。 “起了。这都什么点了。还睡?”回头就对着屋里大声的喊:“姑!姑!卢叔叔来了。”听到应声就看到安竹跑了出来说:“卢松。你这也太早了吧?” 依然调皮的说:“我走了。不打扰了。再见。卢叔叔。记住我给你说的话哟。”一路小跑的去了。 卢松脉情的看着安竹:“不早了。我想早点见到你。” “进来吧。就你一个人。小张呢?依然对你说什么了?”关院门的安竹问。 “他说。今天他就不来了。拿证是我俩的事儿。依然对我说的话。过几天在对你说。” “还保密。..

青花手镯(15)下在父母的祝福和叮咛中。与卢父卢母一同回省城了。李哥是一路欢快的开着车。到家时都快五点了。 卢家。一栋欧式建筑三层的小楼。两边还有中式的仿古木房。就是李哥他们住的和车库。大大的院子。却又是中式的园林布局。让安竹一下子想到了圆明园。觉得卢家也太气派了。 李嫂走到安竹面前说:“安竹妹子。你可来了。我都以为我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 安竹抱着她说:“我也觉得的我也见不到你了。” 李嫂擦着眼泪水看着安竹:“你看你。还是那样子。我都老了好多了。” 安竹打趣的说:“你儿子后天都结婚了。你还不老。你想让喝喜酒的人。分不清谁是新娘谁是老娘呀。” “哈..

相关热词搜索:98年抗洪,98年洪水,中国大学生论坛,中国次贷危机,

上一篇: 海报艺术大师与红磨坊
下一篇: 2018年北京电视秋交会直击行业痛点 互联网影视版权纠纷高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