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即时 > 正文

素描|安藤樱: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


更新日期:2018-08-10 17:09:59来源:网络点击:1148679
贵州大学校长,贵州天气预报一周,兽性诱惑,兽性新人类ii失忆性行为,

原标题:素描|安藤樱:若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

在昏暗的审讯室里,警察告诉她,被她“诱拐”的小女孩树里已经自愿跟着父母回家了,她想装作漫不经心,于是轻描淡写地说:“那孩子是不会说出(自愿)这种话的。”对面的女警似乎并不打算罢休,仍在用冰冷的口吻揭着她的伤疤。她是不能生育,然而“生下孩子就自然成为母亲了吗?”她愤然反问。可以确定,自己在这短暂的几个月里,给树里的爱要远超那对虐待过她的亲生父母。

“那孩子们又是怎么称呼你的呢?”面对这个简单的问题,她突然语塞,眼圈开始泛红,不可悲吗?那些毕竟都是“偷来”的家族盛景啊。或许自己也是有私心的吧,因为想听他们叫一声“妈妈”,就自顾自地扮演起了母亲的角色。想到这里,才发现眼泪不知何时已经决堤,她不想表现得这般脆弱,想假装用捋头发的动作遮挡这些不争气的泪珠,但怎么也拦不住它们运行的轨迹,最后只好放弃,用手把眼泪在脸上乱抹一通。即使这样,这些断了线的珠子还是向着重力的方向迅速滑落了下去……

在这短短的三分钟里,我们领略了是枝裕和导演的《小偷家族》中最让人动容的片段。看过很多哭戏,有撕心裂肺放声嘶吼的,也有默默无语两行清泪的,但放在信代这个角色身上,似乎只有演员安藤樱这样有层次感的演绎,才能让人体会到这个小人物复杂的过往和作为母亲的坚韧。
这不是安藤樱第一次出演社会底层的女性角色,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从她20岁出道到现在,无论是备受欺凌的追爱少女、颓废窝囊的家里蹲,还是歇斯底里的邪教头目、飞扬跋扈的女混混……这些让很多女演员望而生畏的“丑陋”角色,都被安藤樱演绎得游刃有余,为她摘得了数不尽的影后桂冠。
2014年,日本最具权威的电影杂志《电影旬报》选出了“日本电影史上100位女演员榜”,安藤樱更是赫然出现在第八名的高位上,并且成为Top10中唯一未满三十岁的演员。
一个“丑小鸭”的演员梦
初识安藤樱时,很多人都有这种疑问——长成这样的“丑小鸭”能变成影坛金凤凰吗?
安藤樱的长相在崇尚可爱、甜美的日本影视圈里是绝对的异类,一双单眼皮宽眼距的小眼睛,总是透出一股阴沉蛮横的狠劲,再加上平淡无奇的五官组合,注定与“美貌”二字无缘。但这样的长相却意外地贴合日本电影中那些怪异冷僻的角色,不用刻意扮丑,就能给她饰演的小人物带来几分可信度。

安藤樱和她的姐姐安藤桃子
而且,别看安藤樱面容普通,她的家世可一点都不普通。家族荣耀带来的信念感,或许也是点亮她天才演员之路的开端。她的外曾祖父是日本教科书里出现过的第29任总理大臣犬养毅;外祖父是前日本法务大臣、小说家犬养健;父亲是日本知名演员兼导演奥田瑛二,母亲是随笔作家安藤和津,姐姐是导演安藤桃子(曾执导她主演的《0.5毫米》),现在她又嫁给了同是演艺世家出身的演员柄本佑。

很多日本星二代都会自然地走上演艺之路,远有松田家的两个少爷龙平和翔太,近有木村拓哉的宝贝小女儿木村光希。但这是建立在他们姣好外形之上的选择。在安藤樱口中,这个大家族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般拘束,反而给了她最棒的童年时光和最温暖的记忆。不过身在其中,承受的舆论压力也是不言而喻的。即使从小被演艺环境包围,年少时她也很少会当众表明自己当演员的愿望。
她曾在接受采访时坦言:“小时候我总觉得自己这张脸和演员这个行当无缘,因为银幕上的演员都很漂亮啊。如果我跟别人说我想做这一行,一定会被周围的朋友嘲笑‘丑女还想做演员,该不会是因为你父亲的缘故吧?’”
父亲奥田瑛二对于安藤樱的影响的确不小,“父亲是那种会把拍电影的氛围和对电影的热爱带回家的人,而且他身上没有太多浮华的气息,让我以为演员是一个很朴素的职业”。2006年,奥田瑛二执导了电影《长途漫步》,大女儿安藤桃子参与剧本创作,20岁的安藤樱则在其中饰演一个小角色,由父亲引领,正式踏入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行业。
成为“异色”导演的缪斯
“色老头”荒木经惟曾经给安藤樱拍过一组黑白写真,照片上的她短发半掩,香肩尽露,眼神中带着三分迷离,还有七分是极具“侵略性”的锐利目光,仿佛她身体里藏着一只困兽,正要挣脱牢笼飞奔而出。

荒木经惟曾经给安藤樱拍摄的黑白写真
日本异色导演们首先发现的就是她身上的这种“野性之美”。 2009年,著名导演园子温推出了长达四小时的CULT电影《爱的曝光》,这部电影对于园子温来说是从“鬼才”的灵光乍现步入成熟期的标志,是少女满岛光作为演员的一次惊艳亮相,同时,也是人们记住安藤樱最初的样子,当时年仅23岁的她完整地表达了古池这个癫狂又痴情的角色。
古池是个十足的矛盾体。表面上,她是一个纯粹的“变态”,因为从小生活在充满暴力的家庭里,所以性格和行事方法上都很极端,她渴望被爱,却又眼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去追逐他心中的玛利亚。于是,得不到的都要毁灭,她不惜用色诱、强吻、公然挑衅和暗地设计,不断地为男女主角的爱情之路制造障碍。

《0.5毫米》剧照
但从另一个层面来说,看似血腥暴力的《爱的曝光》其实通篇讲的就是一个极端的“纯爱故事”。男主角优对女主角洋子的爱就像圣徒对玛利亚的仰望一般,而古池对优的爱更像是身在地狱的少女心中追逐的唯一光亮,只不过她的希冀是一厢情愿。爱让她疯狂,直到最终毁灭自己,切腹自尽。
可能因为外表看着“凶巴巴”,内心还保留着少女心气,所以很多邪魅又纯真的双面角色才总是找上门来。2012年,她又在三池崇史导演的歌舞片《爱与诚》里饰演校园不良少女大姐头“口香糖姐”,在当时还稚气未脱的武井咲面前,作为配角的安藤樱可以说是碾压性胜出。
《爱与诚》因为有喜剧片的元素,所以“口香糖姐”本质还是一个可爱的女孩。作为大姐头,她总是表现得耀武扬威,但眼神中流露出的憨傻气却出卖了她,初见妻夫木聪饰演的太贺诚时,她佯装霸气实则结结巴巴地介绍自己,却被诚当众踹出阳台倒挂着掀起裙子,这个傻姑娘在这一瞬间却爱上了他。而后来,她明知自己不会被爱,转身潇洒离开吐掉了口中的口香糖,也完成了从追逐爱情到自我觉醒的过程。
其实私底下,安藤樱的性格并不像她演绎的角色这般外露,甚至是一个害羞又不太自信的姑娘,她自己承认,“当演员之后最不习惯的事可能是拍照片吧,因为打扮得那么光鲜亮丽,站在镜头前总让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后来成为至交的满岛光也曾回忆起初见她的场景,“樱当时梳着一头长发,满脸阴郁,而且就坐在那不说话,像个幽灵一样”。但尽管如此,只要站在摄影机前,她就能随时召唤出自己身体里的那头野兽。
恰似你的温柔
在经过了《健太与纯与加世的国度》《家族的国度》这样的佳片历练后,2014年,安藤樱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时代。同年上映的《百元之恋》和《0.5毫米》让人重新认识了这个女孩,她不想总是在观众心目中留下“岩石”一样硬朗的形象,这两部电影给了成为绝对主角的机会,充分展示了属于她独特的温柔姿态。
国内影迷对她最熟悉的角色应该就是《百元之恋》里的“啃老废柴女”一子了。用安藤樱自己的话来说,一子就像“一个浑身散发着体臭的雌性恶兽”,电影前半段,这个废柴女没有任何生活目标,眼神总是涣散着,没有丝毫斗志。安藤樱在表现主角颓废状态时,用了大量的肢体语言和细节表演。

比如她会披头散发盘腿坐在沙发上打游戏,时不时地还用脏手抠一抠后背。外出的时候也穿着几天不换的脏衣服,穿着凉拖耷拉着头,从来不会目视前方,甚至还会来个平地摔。这样的演绎,让人隔着屏幕都能闻到这只怪兽的“恶臭”。
而在后期她迷上了拳击之后,我们能清晰地看到她眼中内容的变化,她不再是那个体态笨拙的肥妞,而是在拳台上自如跳跃的拳击手。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安藤樱连续进行了3个月的拳击训练,而且努力增肥,才达到了成片中的效果。虽然这并不是一个完美的励志故事,直到影片结尾,我们也没能看到一子的胜利,但当她最终释放自己,哭泣呢喃着“好想赢啊……好想赢啊……”,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普通人为了重新站起来所做的拼死斗争。
《百元之恋》也为安藤樱赢得了当年几乎所有的电影女主角大奖。不过就个人而言,迄今为止最喜欢她的角色还是《0.5毫米》中的老年人看护师山岸佐和。这部电影由姐姐安藤桃子执导,片中还有安藤樱的公公柄本明出演,也算是部半家族电影。

《0.5毫米》剧照。本片由安藤樱的姐姐安藤桃子执导,安藤樱的公公柄本明亦出演角色
佐和这个角色依然是个怪人,你甚至无法定义她是好是坏,她绝对算不上是个好女孩,因为遭遇第一个家庭看护的意外,被看护中心开除踏上了流浪之路,为了生存她总是在伺机瞄准各种老人蹭吃蹭住,为了这个目的,她用老人们的弱点胁迫他们,逼着他们把她这个陌生人带回家。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她又是一个十足的天使,在这些老人家里,她会承担所有家务,做的一手好料理,还会为老人们分忧解难。
表现这个复杂角色的时候,安藤樱也没有再重复之前的“怪人”戏路,之前很多怪人形象或多或少有点“脏兮兮”,但佐和在用极端手段进入老人家里之后,反而表现得异常优雅,你甚至会在一瞬间恍惚看到小津和山田洋次电影中女性独有的那份恬静和温柔。在她对老人露出笑容时,那种略带稚气眉眼弯弯的可爱神态,也让佐和这个角色又多了几分亲切感。
连她自己都说,因为《0.5毫米》这部作品,世人看她的眼光也发生了变化。姐姐安藤桃子在阐述拍摄理念时也提到,“在拍《0.5毫米》的时候,我很想把小樱可爱的一面展现出来。让人看到她并不是像‘岩石’那样坚硬的女孩。”

《宽松世代又如何》剧照
有了这样的过渡,她在后来回到小荧幕出演宫藤官九郎编剧的《宽松世代又如何》时,才会让人觉得可爱得不突兀。
当时知道小樱会出演宫九编写的剧集时,还是有些惊讶的。因为在一般影迷印象里,宫九的风格是无厘头中讲正经事,他写的人物总是漫画感很强,而当时安藤樱已经拿到了日本影后,而且基本出演的都是严肃类角色,演这种带点喜剧氛围的电视剧,而且是跟偏偶像画风的冈田将生搭戏,会不会有点水土不服?

《宽松世代又如何》剧照
结果证明我们的担心都是多余的。看过《宽松世代》的观众都会由衷地感叹“安藤樱是真的很可爱”,那个事业上有野心,私下里又和男友腻腻歪歪的宫下茜,总是会在一堆男人戏里特别抢眼,因为这是第一次看到安藤樱如此撒娇。她用超快语速来展示小茜男人婆、精干的一面,同时还用一些扭捏的姿态和带着哭腔的发嗲来表现她需要男友关爱的一面,让人大感意外。
用小人物带来希望
有记者曾经问过小樱,对你来说,演戏是件靠直觉的事还是靠反复揣摩?她回答:“在生活中我是一个更偏重直觉的人,总是依感觉行事。但在演戏这件事上,我还是在自己的感觉之外,认真思考着角色本来的姿态,不过一到拍摄现场,这些考虑就都得打破重组了。”
所以,在塑造人物时,安藤樱总是能根据人物的特征和对手的现场反馈,带来最真实的临场反应。
就拿哭戏来说,就有各种不同的演绎方式。《0.5毫米》中面对天空嚎啕大哭,是为了表现佐和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微小距离和情谊时的释放。《宽松世代又如何》里作为新娘的小茜穿着白无垢匍匐前进,哭得满脸妆都花掉,让这个姑娘可爱扭捏但又坚韧的双面性展露无遗。

《小偷家族》剧照 而在近期为她获得无数赞誉的《小偷家族》里,她那场哭戏又是纯粹的“临场发挥”。因为是枝裕和总是习惯临时调整一些场景和剧情,甚至在现场才给演员台词,以激发他们最真实的反应。这场哭戏,导演给她对面饰演女警的池胁千鹤看着小黑板,让她念上面的问题给安藤樱提问,而她没有剧本,只能通过提问做现场反应。所以我们看到的这场哭戏,几乎都是安藤樱现场做出的应激反应。
是枝裕和也感叹,“一般女演员会刻意展现大颗的眼泪,明显表现出悲伤的情绪,但是像安藤樱这样的哭泣演绎方式,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拍那场戏时,工作人员都佩服地说:“看到不得了的场面!”谁会想到,这个角色的诞生还是因为小樱和导演在街上的一次偶遇才促成的。这场克制含蓄但无声胜有声的哭戏也为她的履历画上了绚烂的一笔。

2017年第三十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上,安藤樱、满岛光、宫崎葵、苍井优齐聚“日本当代缪斯”单元,为世界影迷展现了日本中生代女演员的独特魅力。在这四位女神中,安藤樱可以说是“境遇最惨”的,她演过的多是些徘徊在社会底层、被生活残酷侵蚀,被现实蹂躏殆尽的女性。
但小樱演过的这些人物也有种独特的美感,在她不卑不亢的眼神中,那些女性身上的抗争和反叛都倾泻而出,给平凡的人们带来了踏出谷底的力量。
在未来的征途上,安藤樱可能依然会带来各种怪咖,也会带来各种惊喜,正如她姐姐安藤桃子说的那样—— “樱是未确认的物体,未知的生命体,触不到边际的怪物,是阿米巴原虫!”

相关:

国泰君安:通胀预期会加速抬升吗?   利率,债市遭遇大跌。利率开始边际收敛。早盘公布7月CPI和PPI为2.1%和4.6%,超出市场预期,再加上昨日超预期回升的进出口数据,使得债市持续承压,1Y国债和国开大涨10bp和8bp,10Y国债和国开上行2bp和4bp。   当前银行间流动性泛滥成灾,仿佛重回2015-16年大牛市,股份行NCD 3M发行利率甚至降至2%以下,我们认为资金面的宽松很难持续,一旦通胀或经济增速跌不下来,短端就会受限甚至面临上行风险。     油价、工业品等因素,对通胀预期的边际影响变化:       从现货价格看,在供给收缩和需求向好预..

中信证券:为什么消费乏力?是什么抑制了内需?   GDP的比重不大,但是自2016年去杠杆政策落地以来,企业部门和政府的杠杆杠杆率有下降态势,而居民部门的杠杆率水平继续增长,甚至超过了政府部门的杠杆率水平。截至2017年,居民部门杠杆率达到了49%,已经达到了发达国家的水平。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速上。社会零售总额增速从2008年以来开始下滑,在金融危机之前,随着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社会零售总额增速在2008年7月达到了最高点23.3%。此后受到了金融危机的影响,增速开始下滑,虽然在2010年增速有所回升,但是总体呈下行趋势,增长乏力..

申万宏源:PPI将趋势性回落 全年通胀压力可控   CPI上涨2.1%,前值1.9%,预期2%;7月PPI上涨4.6%,前值4.7%,预期4.4%。   随着猪肉价格上涨,8月CPI预计小幅回升至2.2%,然需警惕非洲猪瘟Ⅱ级疫情可能引发的生猪供给收缩。尽管限产和基建对PPI或有支撑,但是随着基数快速抬升,8月PPI预计将明显回落至4%。    (原标题:PPI将趋势性回落,全年通胀压力可控——2018年7月物价数据点评) (责任编辑:DF010)

相关热词搜索:贵州大学校长,贵州天气预报一周,兽性诱惑,兽性新人类ii失忆性行为,

上一篇: 又一“冰上盛典”登陆上海,这次你能现场领略普鲁申科
下一篇: 从长江江豚看长江生态系统的修复